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北的博客

 
 
 

日志

 
 

个性化的气场:读鲁北《弯腰的父亲》--张庆岭  

2014-04-02 11:09: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扶犁的时候,父亲弯着腰

播种的时候,父亲弯着腰

间苗的时候,父亲弯着腰

锄禾的时候,父亲弯着腰

收割的时候,父亲弯着腰

扬场的时候,父亲还是弯着腰

 

至今,我也不知道

父亲站直了,究竟有多高

 

我所说的诗歌的气场,指的是:生活的悲欢离合、人生的爱恨情仇、社会的世态炎凉,以及家国的艰与辛、悲与喜,仕途经济的荣与辱、舛与顺……一首诗能否形成这样的气场,至关重要。而在诗写过程中,“气场”并不出面,但它的气息、气氛、影响,却无处不在。就鲁北的这首《弯腰的父亲》而言,气场十分充足。“扶犁的时候,父亲弯着腰╱播种的时候,父亲弯着腰╱间苗的时候,父亲弯着腰╱锄禾的时候,父亲弯着腰╱收割的时候,父亲弯着腰”,这连续的五个“弯着腰”,是本诗气场的第一层设置与铺垫,接下来,“扬场的时候,父亲还是弯着腰”,增加 “还是”一词,形成了气场的第二次设置与铺垫。第二节“至今,我也不知道╱父亲站直了,究竟有多高”。请问:一辈子劳作,一辈子弯着腰的父亲,有机会“站直了”过吗?然而,在儿子眼里,不管这儿子是农人、是公务员、是将军、是总统,也无论父亲“弯着腰”,还是“站直了”,父亲,他,永远都是世界上最最高大的人。于是,一种父亲一生无限的艰辛与儿子永远无限敬仰的“气场”,就这样结结实实的形成了。可,在诗里,作者却什么都没说,只说父亲“弯腰”,只管做足“气场”。一首好诗,成矣。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