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北的博客

 
 
 

日志

 
 

鲁北诗集《六三年》研讨会专题  

2012-04-29 09:36: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鲁北诗歌作品研讨会上的致辞

各位专家、各位领导、作家朋友们:

今天,利津县文联和利津县作协共同召开鲁北诗集《六三年》作品研讨会。省作协副主席王兆山同志和创联部主任陈文东同志原定要与会的,因省作协临时有重要工作安排,脱不开身,委托我代表省作协创联部对会议的召开表示热烈祝贺。同时,感谢利津县政府、利津县委宣传部对文学事业的大力支持,对研讨会的主办方利津县文联、利津县作协为繁荣文学事业所作的努力表达由衷的敬意!

近年来,创联部积极围绕省作协“多出精品,多出人才”的中心任务,发挥“联络、协调、服务”职能,组织开展文学活动和各项业务工作,包括发展会员、编辑《山东作家》会刊和《山东作家网》站、组织签约作家评定、开展作家创作采风,也包括全方位关注作家的创作活动和成果,开展作家创作交流和作品研讨活动。去年创联部组织了牛余和、柏祥伟等作家的作品研讨会,并利用《山东作家》会刊和《山东作家网》站对他们进行推介,扩大了其作品的影响力和知名度。今天在这里召开诗人鲁北的作品研讨会,也是想通过理性、客观、公允、健康的研讨、评析,激发他的创作热情,促进其创作水平的提高。

鲁北上世纪80年代加入省作协,是东营市加入省作协较早的一批作家之一,当时他只有24岁,省作协现有三千多名会员,这其中二十几岁加入省作协的是极少数,可见鲁北当时是年轻作家中的佼佼者。鲁北与文学的缘分起于诗歌,1982年,他在《绿风》诗刊上发表了第一首诗《追求》,自此也开始了他对诗歌的不懈追求。他爱诗、写诗,用诗歌描绘生活中的喜怒哀乐,用诗意的眼睛和心境体察生活和生活之外,用诗与万物对话。他曾先后出版了诗集《冷风景》《紫荆林》、散文集《我的梦》。之后有一段时间,因各种原因,他诗写得少些,但对于诗的热爱使他“怎么也下不了决心,离诗而去”,诗集《六三年》可谓鲁北的回归之作。今天各位专家、学者、文学爱好者在这里聚会、研讨鲁北的诗作,不仅是对鲁北本人诗歌创作的推动,也是向诗歌精神致敬。

中国是诗歌的国度。当前我国经济、社会以及人们的思想状况发生了深刻变化。但诗歌的文学价值没有变,诗歌的审美功用没有变。诗歌仍然是最为凝练的文学形式,是表现人们精神世界和情感诉求的极好载体。鲁北有一颗对诗歌满怀景仰、心存敬畏的心,相信他的诗歌创作之路会越走越宽广,也期待他以今天的会议为新起点,开拓更广阔的文学新天地,创作更多影响更大、传播更远的优秀作品。

预祝本次研讨会圆满成功!谢谢大家!

 

  

叙事抒情中的极致

               ---鲁北近作简评

耿建华

十七年前,我曾评述鲁北的诗,认为他是具有美学眼光的拾穗人。我说过:“从生活和自然中寻找美、发现美,这就是诗人的拾穗”。近20年过去了,鲁北仍在坚持着诗歌创作。这很不容易。他近期的创作在保持了纯朴的田园风格的同时,在诗学上又有了更大的提高,越发舒展自如。

近年来新诗的叙述性愈益取代了抒情性,口语化的表达拉近了读者与诗歌的距离。鲁北的近期诗作叙事性也加强了。叙事使诗歌具有了情节因素,也更切近生活本身。但是叙事要有节制、要有意义。当下不少青年作者的叙事没有节制、也没有意义。这样就不仅丢掉了诗的抒情本质,也丢掉了诗的凝练与精粹。而鲁北的诗歌叙事则很注意节制,也很有诗意。比如《年迈的父亲》,用很直白的语言叙述了年迈的父亲虽不能下地干活,却还喜欢到地里“听玉米拔节/看小麦抽穗”,“羊在吃草/也别有一番情趣”。正是通过这些叙述,鲁北把对老父亲的爱表达出来了,也把老父亲“除了快乐,就是幸福”的晚年生活呈现出来了。叙述是一种客观呈现,也是对生活的观察和提纯。它是诗意的叙述。

再如只有8行的短诗《我的村庄》:

我的村庄,在山东

离济南四百多里的小县城

离小县城一百多里的小镇

离小县城还有二十多里的小村

 

我的村庄很小

一般地图上难以找到

但在我的心里

却是最大  最好

 

前四句叙述小村的空间,远离省城、远离县城,甚至乡镇,很偏远的小村,最后的一句则说:“但在我心里/却是最大最好”。前面的叙述咋读好像有些啰嗦,但是这是十分必要的铺垫,没有这几句就反衬不出小村在诗人心里的近和大。他不说热爱故乡,却字字句句里都充满着爱。这就是在叙事中抒情,把情感隐含在叙述中。

《楼梯拐弯处的一支烟蒂》也是一首叙事的好诗。前三节叙述了三个人对烟蒂的态度,第一个视而不见,第二个踢它并骂扔它的人,第三个则捡起扔到垃圾桶里。诗人从一支烟蒂上看到了三种态度,看到了烟蒂的三个不同结局,最后发问:“哪种结局是痛苦/哪种结局是幸福”。一件日常生活中的小事,诗人叙述出来就具有了哲思的意味,具有了对人生境遇的感叹,具有了对不可预测的捉弄命运的追问。这才是有意义的叙事,有目的的叙述。

诗歌可以抒情,当然也可以叙述,但叙述不能没有意义,不能没有节奏。赋比兴是中国诗歌的传统,赋就是叙述,就是铺陈。《三吏》、《三别》就是叙述。《长恨歌》和《琵琶行》也在叙事,但是叙得多么有节制、多么精彩啊!当下不少诗也在叙事,但却饱受诟病,就是因为叙得太没有意义、没有节制,自然也就不是诗了。

鲁北的诗都很短小,他在《六三年》代后记里说过:“诗歌是艺术中的精品,是浓缩的艺术形式”,“以小见大,更具功力。把诗写到精致处,是我的追求”。他做到了。他的诗越写越短、越写越精致了。

如《无题》:“夜是一首诗/被黎明读懂/于是,初升的太阳/绽放嫣红。

只有四行,却意味深长。诗用了比喻手法,用黎明日出比喻信息被人接受后的欣悦。这可能是一首诗,也可能是一个喜讯,也可能是一封情书。读者一旦读懂、接受,便会激动的脸红。意象很具体,很鲜明,但诗思却可以高度抽象和概括,其内涵可以很丰富,这就是诗的凝练和精彩,这是小说和散文都望尘莫及的!类似的还有《即景》、《钉子》、《照相》、《我和你》等。

鲁北是一个懂得美学的诗人,他知道节制,会用减法。郑板桥有句云:“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诗是最为精炼的文学艺术形式,诗人才是真正惜墨如金的人。他要用最少的文字,表达出最浓烈的情感,最丰富的内容,最耐人寻味的意象。鲁北努力地追求精致短小,他的路走的很正,希望他一直走下去。

 

 

 

鲁北诗歌印象

丁庆友

事实上,在尚未认识鲁北之前的许多日子里,我已经开始远远地遥望和关注那一位叫鲁北的诗人了,并且在脑海中反复勾画着诗人的形象:长满各种庄稼的田野上,有一位农村青年从一个不知名字的村庄里远远地走来,高挽裤腿,一顶斗笠,一柄锄头,腋下不忘携一本这样那样的诗集,一边弯腰弓背地劳作,不时地昂起头,大声唱起那些发自丹田深处的歌声,欢乐或者哀伤,甜美或者愁苦,希望或者失望……远远地,我看不清诗人的形象,但是,我清楚地看到了诗人眼角里噙满的那一滴泪水:晶莹,饱满,透明,沉重……

这是诗人鲁北早期诗歌对我形成的印象。

新时期以来,伴随社会上令人眼花潦乱的种种变幻,人们开始了心灵上的强烈骚动,表现得寝食难安,魂不守舍,似乎都在从最初生活的原点上行动起来,在不同的生活领域里向不可知的方向狂热地奔跑或者爬行,无论前方是鲜花或者荆棘,是坦途或者陷阱,探索和追求新鲜、新奇成为新时期的一种时尚。这种现象同样表现在神经末稍最为敏感、又最不甘安心安于现状的诗歌界,大大小小的“诗人”们兴奋了,激动了,纷纷站出来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一时间,各种各样的生辟、怪异、诲涩的诗歌制作令人目不暇接,你方唱罢我登场,皇帝轮流坐,今年到我家,各领风骚三五天。许多不具备丰厚农村生活又不屑于农村生活的诗人们也将他们的一支笔伸向遍地庄稼的原野,试图跑马圈地,沾一星半点的泥土,就以为是最高境界的农业诗歌了,在这里,我们没有必要对这样的诗歌做一些无谓的评说,诗歌创作是诗人的个体劳动和个性自由,外人不宜指手划脚。但是,我注意到,在诸多狂热、狂燥的诗人群体之外,一位从村庄里走出来的人是冷静的、镇定的,不为各种喧嚣、喧闹所扰乱,一边弯腰弓背地作务自己的庄稼,一边唱出自己的歌声,他的歌声或粗旷、或低沉,那怕略显有些嘶哑的一两声仰天叹息,也会令闻者心中怦然一动,泛滥起许多酸甜苦辣的情感来。比如,<<我和羊>>:风吹草低见牛羊/这儿没有牛/只有羊//在羊的眼里/我是一个好人/在我的眼里/羊是一群好羊……这是孤独、寂静生活中的两种不同形态生命的精神和情感的交流,几句短诗包容了一位牧羊人的生活世界和情感世界,正可谓诗短意长,不能不让读者产生许多的思考。比如,<<乡下女人>>写到,乡下女人生在乡下/生在乡下就成了乡下女人/……乡下女人/苦也吃了,累也受了//孩子也一天天长大了/自已也走不动了//乡下女人/没有怎么做女人/就成了老人了。再比如<<童年小记>>一诗中的:过了年/还想过年//过年好/过年好/吃了饺子/穿新袄//不再盼年/年来到/一不小心/长大了……看似平淡,平静,而剥开平淡平静的表层,呈现出来的是原生态的,最具本真的农民生存环境,生命状态在诗人精神、情感世界里,经过严格、准确的精选、锤炼而形成的无形的一声歌哭,这样独自独特的歌哭是发源于诗人骨里、血里、髓里的,无可替代,也无可移植和摸拟。我一直认为,任何文学作品的写作,首先是抚摸、安妥和滋润作者自已的那一颗勃勃跳动的心灵的,事实上,这种抚摸、安妥和滋润早在作品写作之前就开始了,生活中的许多现象.感悟、感情对作者的心灵形成强烈的击波,让作者坐卧不安,魂不守舍,不用诗歌的形式表现出来,表达出来,一颗灵魂就不会得到宁静和安置。一位真正意义上的诗人,为自己的心灵开辟一块栖居地的时候,是不会盲目和盲从的,一砖一瓦一石,都需要坚固、坚实。鲁北的早期诗歌作品己经具备了如此基本.而又最为厚重的诗歌要素,所以,当鲁北站在黄河岸边的田野上,眼角噙满泪水,向自己的一颗心灵大声歌唱的那一刻,远远的,许多人都听到了,并为之感动、感慨,心甘情愿地接受歌声带来的沐浴和净化,从作者的一颗心灵的抚摸、安妥、滋润,普及到对读者众多颗心灵的抚摸、安妥和滋润,这就是诗歌存在的社会意义和价值了。这是我认识鲁北之前,远远地注视、遥望鲁北的根本原因。

我和鲁北的结识是在一次文学会议上,文如其人,鲁北真诚、淳朴,稳重中又透露着睿智和灵气。鲁北果然有着长期在农村生活的经历和经验。这些年间,虽然在县城工作,但说到底,他的生命之根依然在村庄那片厚重的泥土里拔不出脚来,他近期的诗歌作品的许多感受、感悟依然脱胎于那一片泥土,况且,大平原上的县城在某种意义上也是村庄的放大,县城生活不会伤害鲁北对农村生活的观察和思考,反而因为乡间生活的放大,让鲁北的视野更加开阔,视角更加多样化,思考更加纤细和灵动,因此,鲁北近期的一些诗歌作品题材更加丰富,写作更加自由,作品更趋向于机智、灵性和富有层次。从利津县城的某一条街道,到楼梯拐弯处的一支烟蒂,从县城头上的一片天空到乡间的一片泥土,从同事到女儿,从外部世界到情感世界,无不可为诗,无不可为之诗。从早期乡间的那一片田野,步入一个更加广阔自由的创作空间。社会的进步,生活的丰富,人生阅历磨洗和生命经验的积累,使鲁北的诗歌创作更具有底气和飞跃,这些进步,在诗集<<六三年>>得以充分的表现。

在<< 六三年>>诗集中同样有一首与羊有关的短诗,和鲁北早期写作的<<我和羊>>不同的是,这一次鲁北写的是乡村教师和他的一群学生。当小学教师十五年/讲课,布置作业/语文读五遍/生字写十遍//学生们不是羊/我越想越觉得那时候是在放羊……这是诗人对许多年前据有乡村教师生活的反思和咀嚼。和鲁北相同的是,我也曾有过多年当乡村教师的生活经历,“土桌子,土台子,坐着一群土孩子”,乡村教师和学生们的生活状态是平凡而宁静的,在某种意义上,恰恰如同一位牧羊人同一群羊的生存关系,在喧嚣、浮燥的社会环境中,不会有太多的人关心和关注一位牧羊人和一群羊的,在教师和学生组成的二元世界里,贫穷和渴望突破贫穷,单调和努力粉碎单调,一位平凡的乡村“牧羊者”驱赶着一群羊,在干涸中寻着一方水源,在饥饿中寻找一块芳草地,不仅仅是乡村教师、学生真实的生活写照,同时也是命运、情感和精神的真实反应,在那个年代里,乡村教师和放羊人,一群孩子和一群羊没有质的区别。读这首诗的过程中,一块石头一直压在心上,很重、很痛。

虽然鲁北已经在县城生活工作多年,但是,积淀在骨血深处的对乡村生活的同情、悲悯、叹息的精神层面,永远保持着鲜活和敏感,在许多更深人静的漫漫长夜里,诗人的良知和一颗良心常常踽踽而行,独自回到生他养他的乡村,有雨或者无雨的日子里,诗人的灵魂都不会得到安静。诗人的一首<<雨天里想起弟弟的棉花>>,读得人心酸、心疼。诗中说,弟弟拥有140亩棉花,就拥有了140亩的梦想和富庶,弟弟把全部希望和生活热情倾注在140亩土地上,施肥、浇灌、喷雾、捉虫,谁承想一场大雨来了,又一场大雨来了……一位农民所期望、憧景的一切都化为泡影,归于虚无,而又是那样的无奈和无助,这就是当代中国农民的命运。农村生活已经远离鲁北多年了,但是,他的一双眼睛始终关注着生他养他的那一方泥土所呈现出的荣辱兴衰,一颗心始终牵挂着秋风冷雨。诗人把悲悯之心、悲伤之情化而为诗说:断断续续的雨已经下了好几天了/雨下一次,我的心就疼一次/弟弟的心一定比我还疼,我知道。正因为写这些诗的时候,诗人的一颗良心疼痛了,所以,读者读诗人作品的过程是一个心灵疼痛的过程,对于诗歌来说,疼痛是一种体验,也是一种经久不能忘却的铭刻,这就是诗歌功能和诗歌的社会效应了。

<<六三年>>大都是诗人近几年的新作,同前两部诗集相比,视野更加开阔,题材更加丰富,写作更趋向于空灵和轻松,看得出诗人正在努力做一些新的探索和突破。诗歌创作之路永远是一条崎岖的、长满荆棘的道路,只有敢于光着脚板,不怕疼痛探索和突破的人,才能在诗歌创作道路上一步一个脚印的越走越远。我想说的是,在探索和尝试突破的过程中,千万不要疏忽和轻视原来已经具有的诗歌创作经历和经验,空灵中保持那一份生活的厚重,轻松中透露那一份犀利,说到底,诗歌是心之根,情之苗,用心为诗,以情化诗,就是读者愿意接受的好诗,相信鲁北会在诗歌创作道路上取得更大成就。

值<<六三年>>出版发行之际,说些或对或错的话,不妥当处,请鲁北诗兄批评。

 

读《六三年》

                     ——此诗为鲁北兄《六三年》诗歌研讨会而作

                                     马 行

六三年不是六三年,也是六三年

六三年就是公元一九六三年,它的作者居住在黄河的最下游

大名叫俊三,笔名叫鲁北

自从鲁北进了城,六三年就成了一块糖

它含在鲁北的嘴里,至今没化,至今还是一块糖

整整一个白天,我仔细地读六三年

我发现六三年居然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它居然不再是一块糖

而是盐碱洼荒地上长出的

一棵黄茎菜

是啊,它就是一棵黄茎菜嘛

多少年了,牛喜欢它,羊喜欢它

吃饱了大鱼大肉的城里人

也开始喜欢它

鲁北首先是个诗人,其次还是诗人

鲁北写诗的时候是个诗人,不写诗的时候依然是个诗人

六三年里有一场风

名叫《十一月的风》

在那风中,母亲半跪在地上

从小院里那些堆得小山一样的萝卜、地瓜中

挑选出了周正、顺溜的

母亲只有一个愿望,让鲁北把它们捎到城里去

其实,母亲左挑右捡

选出的那块最周正的萝卜,正是俊三

而那块最顺溜的地瓜,不过是萝卜换了个名字而已,它现在叫鲁北


一直在路上

鲁 北

(2012年4月28日)

感谢县文联、县作协为我举办这个研讨会,感谢各位领导、专家莅临会议并给予我诗歌的评价,感谢各位文朋诗友多年来对我的厚爱。我还要感谢诗歌,是诗歌让我多了很多同道,而正因同道在,才使我在荒凉冷漠的世界感到了无限的暖意。

没有想到,过去这么些年以后,我又敞开心扉,在键盘上敲打那些称作诗的文字,把用三言两语记录日常生活和内心情感的习惯寻找回来。从1998年到2008年的十年间,我极少写诗,直到2009年,我才又陆续地写一点东西。2010年,我在不间断地写,大多都发在我的博客上,得到了众多博友的支持与关注。这本《六三年》,基本上是在2009年和2010年完成的。

应该说,我爱上文学很早,从1980年开始,就和文学秘密接触了,转眼就是30年。期间,读了不少书,也写了不少东西,但满意的不多。对于诗歌,我是有追求的。我认为,好的诗歌既是对日常生活语言的审美升华,也是对已有诗歌艺术形式的完美超越,应当以无可比拟的文体形式创造更高追求。古人云:“在心为志,发口为言,言之美者为文,文之美者为诗。”我始终努力使自己的诗歌有情趣、有意境、有滋味,能够给人一点点的回味。

人生总有许多值得回忆与留恋的东西。为了回忆与留恋,我用诗歌的形式真实的把这些记忆记录下来,让我去珍惜和怀念。在珍惜和怀念中,让我知道人生的旅途中,应该珍存一些什么,摈弃一些什么。我不再无知与莽撞,胆怯与彷徨。我正沿着自己既定的目标慢慢前行,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向未来。诗是血性的、有根的,对于生命本身的困惑是诗歌创作的本质。我认识到了这一点,并将作为我创作的原动力。不曾抵达,但我一直在前行的路上。

感谢大家,是你们给了我写诗的激情与冲动,我不会忘记你们。

再一次谢谢大家!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